Booking.com

About

本网志呈献一代人的人生旅程及对后代的期望

本网志呈献一代人写不尽的留言, 回忆一代人的人生旅程,怀念艰辛创业的先辈,感激培育我们的导师,描绘时空展现的图景,记录天南地北的见闻,展望人类社会未来的美好愿景,祝愿我们华人后代为世界自由平等,繁荣昌盛作出辉煌贡献。

White House, 1980

华盛顿白宫, 1980

被遗忘的一代,写不尽的篇章

The Life Journey of One Generation

世界华人天下人

我是出生于东南亚的美国华人。现今遍布全球各国的我们这一代华人,多数是已达60多岁的资深老人。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东南亚各国的独立战争,中国国共两党战争后分裂的形势,以及其对各国华人社会的冲击,所有这一切都深刻地影响到我们的祖父母,父母,和我们这一代人的事业,经历,与人生旅程。虽然我们的祖先来自东亚神州大地,离开祖籍“唐山”时, 却还是清朝兵荒马乱的封建时代;但经历了几百年,土生土长的数代人的勤劳刻苦,奋斗谋生,终而建立了一个东方与西方结合,热爱民主自由,多民族文化,多宗教信仰的华人特殊社会。虽然受尽排斥歧视,近百年来,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各国的华人及其带有外族血统的后裔,努力奋斗,在经济和学术等领域取得伟大的成就,呈现给全球及各国社会一个模范而特殊的世界华人族群。

根据历史事实与现今实况,基本人权与法律地位,世界华人不是“中国人”!世界华人之中,美国华人就是美国人(即美国公民),加拿大华人就是加拿大人(即加拿大公民),新加坡华人就是新加坡人(即新加坡公民),等等。就连小学生都明白:“中国人”是生活在现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境内 或侨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境外的中国公民。世界华人不是中国公民,他们只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完全或部分地同属历史传下的一个民族,只此而已。混淆民族(如汉族)和“中国人”(即中国公民),是违反《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五条,并粗暴侵犯别国主权。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五条:
    (1) 人人有权享有国籍。
    (2) 任何人的国籍不得任意剥夺,亦不得否认其改变国籍的权利。

由於目睹清朝末年,民不聊生的历史事实,传统上,世界华人崇敬在美国成长的孙中山先生,支持他所领导的辛亥革命,并因祖籍“唐山”建立起中华民国 – 亚洲第一个共和国而感到自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时中国形势的急剧变化,开始影响着海外华人社会。不久,东南亚华人社会来了一群中国大陆的教师。其中,有一些知识份子是因资深而被礼聘重职。但另一些却是不学无术,以从事政治为目的的极左份子。如同中国大陆四人帮一样,他们非法散布当时中国大陆中共的过渡时期总路线总任务文件,并煽动学生攻击支持中国的华侨总会及商会,谩骂华人领袖及企业家为资产阶级“反动派”,仇视传承发扬五千年中华民族文化的华人社会,以及优秀的华人高等学府。这种毫无法治的违法行径,实际上是把中共当时的政治运动,生搬硬套地应用于东南亚华人社会,和后来世人皆知,罪恶滔天的中国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所作所为,毫无两样。

祖辈献身爱“唐山”,我辈待之为“特嫌”

当东南亚老一代华人被渗入当地的中国大陆极左份子逼迫卷入中共当时的政治运动而受害之时,世界华人青年精英却在中国大陆经历了1957-1976年人类历史上最漫长而残酷的政治运动而蒙受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及迫害。

1949年后,出生于世界各国的华裔青年而前往中国大陆升学者,至少超过25万人。同时,前往台湾升学的华人学生也有数于万计。两个不同的方向,导致天渊之别的人生经历与成就。

在中国大陆,被称为“侨生”的海外华人学生,也不可避免地,经历了中国大陆的各项政治运动。从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反右倾运动,到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全部侨生都多多少少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冲击。有一部分侨生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被蛮横无理地打成“右派分子”。在1960年因所谓“1958大跃进”而造成的饥饿困难时期,侨生也和中国人民一起,度过了非常困难的饥寒交迫时期。从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有些侨生被活活打死,许多侨生被批斗拷打,软禁隔离,几乎所有侨生都被视为“牛鬼蛇神”,“黑七类”,“地、富、反、坏、侨”,“里通外国份子”,“特务”,“特嫌”,“内控份子”等等并横加莫须有的罪名,歧视虐待,跟踪监视,以及政治上极其不平等的对待。

苏岛华侨教育总会的第1届主席,原苏东中学董事长,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献出一切的华侨总会理事长张念遗的长孙,我也和全体“侨生”一样,被当作“地、富、反、坏、侨”,“特嫌”批斗。在北京石油学院毕业时,我品学兼优,名列前茅,却被一向仇视侨生的中共党员林世洪组织对我进行两天无理批斗;在东北文革又被工宣队批斗并跟踪监视。由於无法忍受毫无法治的折磨,如果没有教授同学的恩情感人,同事的鼓励劝阻,上苍天使的指引,我早已绝命在本属我们祖先的“唐山”。

1975年后,中国大陆各地的侨生,传闻中国总理周恩来领导下的国务院,编写了一份有关1949年以来将近二十多万从海外前往中国升学的侨生的情况调查报告。据传,这些侨生中,到1975年为止,已约有10多万人离开中国。这10多万人中大部分滞留在香港,并且在生活上遇到了重重困难。他们已无任何国籍或护照,无法转赴他们原来所属的国家。据说,绝大部分海外出生的侨生,在他们的人事档案中,都被列为“特务嫌疑”,“内控份子”。当周恩来总理领导的国务院,有关放宽侨生出国申请的消息传来,侨生无限感激。他们终於从“出国就是叛国”的无理侮辱与打击中,被解救出来。从1975年起,离开中国的侨生越来越多。他们大部分停留在香港,从事经商,但大部分只能打工谋生。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
。与全中国绝大部分人民一样,中国各地侨生,无比悲痛。当时,使我们侨生感到无比愤慨是,四人帮控制的中国中央领导机构,命令全国各地不允许举行追悼周恩来总理的活动。我和所有品质高尚的侨生,都感到当时的中国已不值得留恋。后父母来函中国政府,更使我毅然决然离开中国大陆。

归来礼遇感人心,离去暴虐痛落泪

当我1976年8月初通过中国深圳海关时,一片凄凉景象。驻守海关中国军人毫无教养,粗暴无理,当天三个中国军人命令明白海关条例的深圳海关人员走开,由他们验关。这些中国军人蔑视中国中央政府和公安部门所批准的出国证件,责问我们为何要出国,没收我的儿子所收集硬币,把皮箱内衣物全倒在地上,并企图没收我们的通讯录,他们形同我们的祖辈几百年前所面对的封建军阀地痞。这些中国军人,和1957年我刚到达中国深圳海关时所遇到的亲切友好,平等待人,彬彬有礼的好姑娘及小伙子相比,真像两个不同国家的不同人类。当天办理离境手续的侨生,外国游客,及其他人员,寥寥无几。但这些中国军人却一直扣留我们到下午三点多,才放我们过境。

到达香港后,我在返回东南亚故乡的申请手续上遇到了重重困难。在香港期间,我们重获自由,重见天日,无比兴奋地和长辈亲友团聚,并和大部分滞留在香港的同学重温旧日情怀。我于1978年离开香港,前往美国升学与工作

莫忘旧日万重关,代代自由永向前

经历了五十多年的漫长岁月,我们这一群将近二十多万出生于海外的华裔,已渐渐被世界遗忘。我们已逐渐成为年迈老人。我们有抒发不完的情感,写不完的故事,写不尽的诗篇。我们愿意把自己不平凡的人生旅程,千辛万苦,劫难重重的人生经历,记录下来。但愿我们的后代,能代代相传他们前辈的经历,独立自主,热爱并促进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朝着自由女神指引的方向奋勇前进!永不回头!

愿我们的后代,努力上进,博学多才,品德高尚,在世界各地和当地人民一起,团结奋斗,互助友爱,努力建设并忠於所属国家,发展科学,建立工业,农业,金融商贸企业,以天下为公,以四海为家,以五洲为乡,为世界民主自由,为保卫人权,为全球繁荣昌盛,和平稳定,为科学技术,医学保健及文化教育的发展作出辉煌贡献。

黄达维(种德) 2009年3月于美国

David Clinton Huang, March 2009 USA

Share

10 Comments

  1. 杨小军
    February 1, 2010 @ 6:02 am

    黄达维学长:
    您好!
    我是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的学生,炼制系的后生,或许是缘分看到了您的网站,受益匪浅。向学长致敬!

    Reply

  2. 蔡成志
    June 7, 2010 @ 3:55 pm

    種德 您好!
    我還是喜歡習慣地這麼稱呼您這位老同學。偶然在互聯網上發現您的網頁拜讀之下浮想連翩而無限感慨也為您的成就而感到無比高興。

    Reply

  3. 張希麟
    October 24, 2010 @ 6:12 am

    黃種德﹕
    您好!無意中發現你的網頁,閱後感觸良多,看到苏東中學的照片,回憶更多的往事!
    我是苏東中學弟十一屆高中畢業生,1956年畢業,曾在母校教書后回國入大學,現居住在香港。
    我好像曾听到你的名字。你是否也在苏中教書?

    Reply

    • 黄种德
      October 25, 2010 @ 9:31 pm

      希麟学友:

      我于1954年从苏东中学高中毕业。当时,因得第一名,林天祥校长希望我能留在母校教书,长辈们也很赞成。然而,我那时已是个“左派”,在毕业之前早已由“左派”同学事先联系到华侨中学(棉中)担任数学教师。因此,我谢绝了林校长的安排,没有在母校教书,辜负了林校长和老师的期望。至今惭愧得很。

      1957年我前往中国大陆升学。在北京华侨补习学校一年后,考上北京石油学院炼制系(中国前副总理吴仪、及现中央领导周永康皆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我经五年学习,各科名列前茅,毕业前夕,被大陆一小撮嫉妒者以“白专”“反对领导”等理由批斗2天。但被我理直气壮地反击,并要求班上“党员”一同和我前往中央侨务委员会报告,并请示对我五年表现与成就作出结论。这一小撮土包子终於败退,无胆接受我这苏东中学培养的智勇双全学子的挑战,足见他们才是反对中国中央政府的潜在的“四人帮”走卒。事后,我被分配到辽宁省抚顺石油研究所从事石油化工研究工作。文革期间,我又在工宣队与军宣队进驻研究所进行清队时被斗。之后,我曾呈函周恩来总理。在文革最险峻时期,我沉默以待,拒绝发言,终得天助,贵人相护,幸免遭难。

      1976年,中国政府及有关部门以礼相待,批准我全家单程出国。到香港后,我住在当时霄箕湾的太安楼,一切基本顺利,但返回东南亚手续遇到重重困难。1978年改变计划,转至美国,经努力终於进入高科技领域,从事电脑工程与卫星通讯工作,并获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电脑科学硕士。现已退休。

      2004年,我们曾从美国前往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观光,并访问以礼待我之中国领导和同事。邓小平具有远见谋略,以改革开放、一国两制政策将东亚神州带进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但愿现今中国领导和人民时刻想到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历程崎岖,人口众多,而今任重道远,须续礼仪之邦之传统,以友谊庄重呈现在世界之林;继往开来,努力改革,开放建设,赋予人民幸福健康,赋予神州大地柳暗花明,赋予华夏天空蓝天白云,赋予世界和平稳定。

      你们在香港近来生活、工作顺利吗?愿上天保佑你们每一个人,祝福你

      幸福安康!

      黄种德敬上

  4. 林 国 依 Lim KokYee
    October 26, 2010 @ 12:24 pm

    黄种德兄:
    您好!我从张希麟获知你的网页,阅读高作,不胜高兴。回忆往事,感触良多。我也是和希麟兄同班同届
    毕业的。1956年毕业后也在母校教过书之后,于1960回到贵阳,在贵州大学念完大学。现举家居在香港。
    原棉兰南安同乡会馆和南安中学懂事会主席张尚买是我的姐夫。现我想拜托你寻找和你差不多年代我的苏中 老友姚保华,张尔伯和麦松源,他们早在和你差不多年代就回国升造了。多谢你的支持!

    Reply

    • 黄种德
      October 30, 2010 @ 8:25 am

      国依学友:

      很高兴认识你。苏中学友姚保华,张尔伯和麦松源等名字很熟悉,但我现没有他们的信息。我会和目前有联络的其他苏东中学校友探听,若有消息,定会相告。

      我出生于印度尼西亚棉兰,但祖辈来自南安,因此,我现还在棉兰的家人可能认识你的姐夫张尚买先生。再联络详谈。

      祝福你在香港一切顺利!

      黄种德敬上

  5. Foo_c_m
    August 6, 2011 @ 3:15 pm

    Dear Sir, I am the grandson of one of the previous music/physical education teacher at Sudong Middlebare School: Mdm Chen Lee Niong 曾利娘. I wonder if you ever met her? Or know of anyone who had known her or who had been taught by her? Warmest regards from Singapore. foo_c_m

    Reply

  6. David Huang
    August 7, 2011 @ 3:01 am

    Dear Foo C.M.,

    I’ll ask Sutung alumni about teacher Mdm Chen Lee Niong 曾利娘, and email information to you if available from them. Best wishes,

    David Huang

    Reply

  7. ray
    November 1, 2011 @ 4:10 am

    I am from Penang, just a ferry ride away from Medan

    There were many Medan students coming to Penang for study

    It is touching to read about your story

    May God bless you in your retirement.

    Reply


  8. March 6, 2012 @ 2:49 pm

    學長您好,

    無意中發現您的blog,有大量我在畢業論文中需要用到的資訊,以及您引人入勝的生平。
    十分感謝、感動,很佩服您的堅持。

    祝您生活愉快,平安喜樂。

    Reply

Comment 欢迎留言:

*